现在网上可以买彩票吗
 
 
您現在的位置是 >> 南溪中學 >> 教師園地
站內搜索

拿什么來留住基層教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11-12

 

基層教師招考需要的不是分流凈水

看過10月22日中國青年報教育圓桌版上的《基層教師招考問題不少》文章后,筆者覺得該文的作者指出了問題癥結所在,卻給錯了藥方。

基層教師招考時,對報考者專業對口要求不高、重點高校畢業生數比例低、職業認同不熱情、招考環節設置不科學等問題確實都客觀存在,某些方面或許有改善的必要。但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就問題談問題,而要有更多現實和長遠的考慮。

在基層教師招考數量遠遠不能滿足教學需要時,要求提高教師從業資格的門檻,只會進一步加劇當下的基層教師招考荒。

目前,各地的教師資格考試之所以通過率相對較高,或在招考教師時降低標準。這一方面固然跟考試內容和形式等有關,但顯然也有不得已而為之的一面。就目前的招考條件來說,還沒有足夠多的人來報考以便于選擇——如果還左一個關卡右一個門檻,優中選優,必然無人配合,這就純屬成了自娛其樂了。

在筆者任教的地方,出現過某校一些教師崗位招考后無人報名應聘,或達不到規定報名人數,不得不取消招聘崗位或調整縮減招聘崗位人數的現象。而筆者在山區支教時,一些在當地進入基層教師招考面試的應聘者,放棄面試、面試通過后放棄崗位等現象也屢見不鮮。

筆者認為,目前的重點應是在保證招考教師必備基本教育教學技能的基礎上,進一步發掘他們的職業熱情和潛力并提高崗位吸引力。

在基層教師招考時,重點院校畢業生人數較少比例偏小,這可以理解,也很正常。大多數重點院校畢業生對自己職業前途和未來的要求更高,如果落在基層,心不甘情不愿,估計也很難在基層學校扎下根來。從市場資源配置的角度來看,優質資源的稀缺性,也決定著他們必然是向著沿海向著繁華的都市流動。

而專業對口與否在一些基層學校,尤其是小學階段并非關鍵癥結。以為非師范生的專業五花八門就不能勝任教學工作,這是一種歧視和偏見。非師范或非專業的入職教師只要有相應的職業熱情和自學能力,經過初步教育教學技能培訓,也能在較短時期內通過教學相長和磨合錘煉,快速成長為一名合格乃至優秀的中小學教師。

正應了那句話:人要是行,干一行行一行,一行行行行行。不同專業和學科的素質能力間,也有觸類旁通、融合互動的關系,許多名師的原始學歷和專業,與現在其教學崗位專業不對口的現象更是客觀存在。眾多專業不對口的教師在其平凡的崗位上同樣取得了不俗的業績,支撐著基層教育的大廈。

基層學校的教學工作很難做到教師、專業、崗位的一一配伍和固定組合,經常是哪個崗位需要就去哪兒,哪個專業教師有富余就轉崗改行教。這不理想,卻很實際。那種一專定終身的教師成長發展和工作安排固然是光明大路,卻不是唯一的途徑。

更重要的是,不同專業畢業的非師范生進入教師行列,本身就是對單純的師范教育的有益補充。國家近些年在保持師范類院校規模的基礎上,一直在鼓勵更多的綜合性大學通過開辦教育學院、師范專業或對非師范生選修教育類課程等多種渠道,加入到培養教師的行列中。這才是對待新教師產生路徑的一種開放視野。

教育是一項綜合工程,能夠影響學生一生發展的機會有著多種不確定性,多專業背景的教師隊伍極可能會讓學生找到某種學習興趣的觸發點,為其打開更加豐富多彩的另一扇門。

和其他行業從業資格考試相比,教師資格證通過率高一些。從另一方面來看,相對來說,教師崗位需求量大,教師資格報考者少,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那些持有教師資格證的人之所以相對容易找到工作,跟教師崗位需求相對較大也有關,不能一味強求淘汰率。在就業壓力之下,一些大學生多考一些證,給自己的人生多一種選擇,想法正當,做法沒錯。

對學生的教育,我們都講究“有教無類”,那么對應考應聘的教師來說,是否也應該講究一個“有師無類”呢?在教師適應崗位和培養提高上需要有點兒耐心和定力,精心培植,靜待花開。后進學生還能逐步轉化成優秀學生,入職教師反而不能激發職業熱情成為稱職教師?這不科學!

再一個,在教育部門的招考自主權上,近些年,絕大多數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門都起著主體作用,并非喪失了話語權。盲目要求給予教育行政部門完全的招考自主權,與國家政策相背,也不易取得足夠的支持和認同;同時,完全在教育行政部門間內部循環的教師招考,同樣會出現許多“灰色空間”和陽光照射不到的黑暗角落。

筆者建議,在招考問題上,教育行政部門要更加廣泛吸引用人單位——學校或者是優秀教師充分參與,加大學校在面試環節上的考核分量,科學設置招考面試環節的內容和形式,增加教師評委或同行的話語權,使學校能夠針對具體的崗位來考核評價面試者,使教師同行能夠著重發現面試者的職業熱情、可塑性和從業潛能,挑出“合格教師”甚至“名師”的種子來。

綜合來看,想通過“分流”一些人、“凈化”師資“水源”等措施,來保證基層教師招考質量能夠成為“清水”的做法很可能是徒勞的。用來篩選報考教師崗位的不應是專業不對口、畢業院校不過硬這些歷史性的硬傷,而應該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這些非專業非師范的教師的能量和價值,在于要給新入職教師更多成長空間。

當下,基層教師招考上最需要的不是分流凈水、提出一系列篩選的逆向操作,而是如何暢通渠道,鼓勵包括更多非師范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在內的人才走上從教之路。這顯然要比專業對口、從教門檻提高等更為關鍵。提高基層教師的工資待遇,在其事業成長發展、生活條件上給予更多的關照關愛關懷,這些方面確實應該更加努力,見真章,出實招。

(作者為河北省安新縣職教中心教師)    吳志峰 來源:中國青年報


 

穩住鄉村教師 公費師范生要姓“鄉”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10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5.4%的受訪者愿意報考或讓自己孩子報考公費師范生。這個結果讓人備感欣喜。師范生報考意愿的高漲,證明教師職業的吸引力正在快速上升,這是近幾年國家重視鄉村教育發展,并通過出臺公費師范生等一系列重教政策所帶來的成果。

公費師范生政策制定的初衷是為鄉村教育培養高水平的教師,其中省屬高校公費師范生培養是農村教師隊伍建設的最重要組成部分。

在培養鄉村師資上,筆者認為省屬高校公費師范生政策中仍然存在諸多亟待破解的難題。

首先,鄉村教師隊伍的穩定性決定公費師范生應該姓“鄉”。政策要求到城鎮學校任教的部屬高校公費師范生,必須到縣級以下農村中小學從教至少1年,而省屬高校公費師范生到農村中小學從事教育工作的履約時間調整為至少5年。這是為了吸引城鎮優秀學生報考師范,并給予他們更多的上升空間。然而正是這部分學生,成了違約的高發人群,即使能履行服務年限的承諾,遠走高飛也是遲早的事。

再者,城鎮學生家庭擁有相對廣闊的上升空間,他們報考師范,其中不乏混文憑的。近幾年,城鎮公職人員子女“拿到文憑就走人”的現象引發了地方教育部門的高度關注。在以縣級為主的定向委培招生中,城鎮學生具有更加強大的競爭力,更容易被錄取。來自城鎮的公費師范生的高違約率不僅降低了政策效力,也擠走了那些立志家鄉教育的本土學生。

因此,筆者建議,必須及時調整政策,強化公費師范生本土化培養,合理調整城鎮和鄉村學生招生比例,以切實提高公費師范生履約比例。實際上,不少縣級政府要求考生簽約到戶口所在地的鄉鎮,履約期內不得調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其次,鄉村師資嚴重的結構性短缺呼吁公費師范生培養階段性擴招。鄉村學校生師比、班師比嚴重失調是一個公認的事實,它造成的一人多科、一人包班、課務繁重等現象嚴重制約了鄉村教育質量。在抓緊消除大班額政策壓力下,擴班放大了師資結構性短缺的矛盾,使得不少鄉村教師不得不承擔更加繁重的教學任務,這種壓力還會隨著55人班級的逐步落地越來越沉重,矛盾越來越激化。這不僅考驗著鄉村教師的身體承受能力,更容易滋生不良教育情緒。為了應對這種突如其來的“加壓”,不少縣級政府不得不重啟“代課教師”政策。所以,為消除大班額填補師資“空缺”一刻也不能遲疑,呼喚縣級政府拿出切實有力的舉措,比如,公費師范生培養階段性增編、擴招。

第三,鄉村師資嚴重的性別失調亟待積極應對。鄉村學校男教師越來越少,在教育界早有預警,可是師范院校的“女兒國”現象還在不斷加劇。這主要是因為,鄉村教師工資待遇仍然難以滿足心理預期,男孩子在養家糊口上承擔著更多的責任,這種傳統觀念消解了男生從事教育事業的意愿。

還有一個原因,女生在義務教育階段普遍比男生成績拔尖,在統一劃線招生政策下更具競爭性。這意味著,要想防止鄉村學校成為“女兒國”,一方面要繼續加大鄉村教師工資待遇的普調力度,一方面必須在招生政策上作出有利于成績優秀的男生考取師范院校的調整。有人擔心為男生降分錄取或者擴大男生招生比例會影響公費師范生的質量,筆者認為這是完全多慮了——因為從目前各地省屬公費師范生錄取分數線分析,能夠被省屬師范院校錄取的學生,都是能夠上當地重點高中分數線的優秀考生。

省屬師范院校實行定向招生、定向委培,承擔著為鄉村教育輸送合格師資的重任,然而要實現這一目的,更需要縣級政府發力。省屬公費師范生培養如何應對當前鄉村教育存在的矛盾,適應鄉村教育發展的迫切需求,考驗著縣級政府的重教決心和能力。

筆者建議,在大力推進公費師范生政策的同時,縣級政府還必須重視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的可持續發展,既要防止青黃不接,又要防止結構性失調;既要做好數量補充文章,又要做好質量提升文章,要通過政策的適時調整為鄉村教育培養優秀而又穩定的教師隊伍。

(作者為湖南省隆回縣荷香橋鎮中學教師)    范軍

發布時間:2019-2-1


主辦:金寨縣南溪中學 制作:金寨縣南溪中學信息中心
地址:六安市金寨縣南溪鎮  聯系電話:0564—7726014
皖ICP備07502168號 皖六公網備3424012012052
现在网上可以买彩票吗